教研动态、新闻
教研文件通知(上级文件、本室文件)
学科教研(中学、小学、综合)
课题研究(课题情况)
新课改革(新课标、新教材)
  现在是:
 
  
 
[公告]☉全市各高中校上报09年高三一模考试成绩  [admin  2009年1月16日]
教研论坛 在线留言 返回网站首页 给主任发送邮件 网站首页 主任信箱
您的位置: 您现在的位置: 九江教研网 >> 文章 >> 课程改革
宁达中学的教育魅力——让学生成为最好的自己
作者:李炳亭   来源:中国教师报   点击:802   时间:2008-5-12   编辑:jjjyslll

 
 

宁达中学的教育魅力——

让学生成为最好的自己

    位于湘鄂赣三省边界的武宁,素以奇山秀水著称,山是峰峦叠翠,飞壑流泉;水是百里浩瀚,绿岛如莲。整个武宁城“山在城中,城在水中,水在绿中,绿在人中,人在画中”,其独树一帜的朴拙、自然与精巧、典雅的江南景致呼应交融,妙趣天成,美不胜收。温家宝总理在2007年4月视察武宁时,欣然挥笔题写了“山水武宁”四个大字。
    江西武宁私立宁达中学就坐落在武宁县“庐山西海”湖畔。这所办学仅有短短七年的学校,最初被人戏称为一所“捡‘破烂’的学校”,如今已成为当地“学生转入率”最高,办学质量最好的学校,中考成绩连续五年蝉联武宁县所有23所初中学校第一名。2007年,其普通高中录取率近100%,重点高中升学率更是远远超过全县18.4%平均值,达到56.60%。
    然而,在宁达人眼里,高升学率未必代表着办学的高质量。宁达的目标,是让学生学得好,还要学得轻松,学得愉快,让学生“会动手、会动脑、会做人、会做事”,“身体好、习惯好、品质好”,为学生“创造可持续发展的条件和环境”,让学生“进得来、学得好、留得住”。宁达创造出了“适合每一位学生发展的教育”,“把学生培养成最好的自己”,让校园因点燃学生的生命激情而焕发青春活力。
    正是在这样的教育普适观、学生成才观、教学管理观的综合作用下,宁达在九江市民办学校“办学水平综合评比考核”中,连续三年夺得总分第一,一跃成长为武宁教育的亮点。
    生根在教育并不发达地区、偏居赣西北一隅的宁达能够“成功”,不能不启发我们对时下教育一些别样的思考和反省:
    如何有效地转化“问题学生”?
    如何创设出学校真正的“办学特色”?
    如何在教育的薄弱地区创办出一所名副其实的“优质学校”?
    且让我们走进宁达——
   
    把“问题学生”当作“生病的孩子”
   
    宁达中学创办于2001年,最初只招收了6个班,全校学生总共300多人。其中初一有个班54人,仅“留级生”就有29人;初二招收了102名学生,全部是留级生或者毕业后回过头来的“倒读生”。那时担任初二班主任的刘小武老师说,学生中有“打、砸、抢”经历的不在少数,至于学生有“网瘾”或者习惯于“寻衅滋事”的,就更普遍了。否则,谁会把孩子送进刚刚创办的一所民办学校?
    教导主任杨小平老师回忆说,那时一不留神,几个孩子就带了50元钱跑到百里之遥的九江市,满大街瞎转悠。家里这个急呀,你说到哪里去找?
    陈正芳老师说,也真是奇怪,每次要组织考试,全班准有四五个孩子“抽风”(医生诊断为癔症),呼啦啦躺下一片,我们只得背起来往医院赶。有些女老师身高不到1米6,背起超过1米7的半大小子,到医院都累得瘫成泥了。
    余张林老师举例说,按照社会的说法,这些学生都是“带病”的。有些家境贫寒的孩子,由于缺乏良好的养成教育,也沾染了很多不良习惯。有个女生整天零食不离嘴,嘴巴都感染得肿胀外翻了,可依然坚“食”不辍。某一天余老师去家访,才知道孩子家贫如洗,年迈的祖父母溺爱孩子,常常瞒着孩子的父母偷偷借钱来满足她。
    李玉琳老师班里有个“活宝”,喜欢舞枪弄棒,每次上课铃响,他都门神一样立在教室门口,手持棍子阻止同学进入教室。好不容易坐到座位上了,他又一会儿惹惹这个,一会儿戳戳那个,常搅得全班“狼烟四起”。
    严茂华老师班里有个学生喜欢睡懒觉,每次不到中午不起床。白天睡够了,晚上就精神抖擞,深更半夜站在寝室里嗷嚎,吵得整个宿舍楼炸了营一般。家长找到严老师,说只要让孩子顺顺当当呆三年,不杀人,不入牢,就烧高香了。
    宁达中学校长张项理回忆说,有个学生“三进”宁达,曾经公然持刀砍人。某次老师上课,面对嘈杂不休的学生,老师敲着桌子喊“同学们,静一静”。该生冲上讲台,推开老师咆哮道:嚷什么嚷,不想上就滚出去!为了转化这名学生,学校是绞尽脑汁,可他照样好一阵歹一阵。张项理感慨道,想转化一个“问题学生”,真的好难!但就是这名学生,中考考上了重点中学,三年后考上了广州体育学院。
    记者了解到,武宁地处江西西北,近年来因大量劳动力外出务工,致使“留守儿童”现象严重。仅以宁达这几年的招生情况来看,留守学生就超过60%。很多家长一年难得回乡一次,有些甚至数年都不回来。这些远离父母的孩子,大多数跟随年迈的祖父母或者外公外婆,在家庭中缺乏教育引导,再加上这个年龄的孩子逆反情绪较重,在以考试分数为重要评价标准的风气下,他们渐渐丧失了学习兴趣,走向“反叛”。
    宁达老师的口头禅是,把“问题学生”当作自己“生病的孩子”。记者曾反复追问宁达的老师们,为什么要接受屡教不改的“问题学生”。他们回答最多的是:既然家长还把孩子送来,表明家长没放弃,只要家长不放弃,我们就没有理由抛弃!
    张项理对记者介绍,创办之初的宁达没有竞争力也是事实,“我们只能招别人不要的学生”。正是在这些别人不要的所谓“问题学生”身上,他们才感觉到了教育者肩头沉甸甸的责任。
    宁达的执行校长乐明福在分析了“问题学生”产生的根源后,坚定地说,他们最明显的特征是“反叛”!其实“反叛”是另一种形式的“控诉”。今天的教育必须有“出息”,要变“问题生”为“优秀人”,教育才能功在千秋!
    张项理说,有人对宁达的做法不理解,甚至讥讽我们是“捡‘破烂’的学校”,这样的说法让我们为孩子们心疼。把“问题学生”推到社会上去,我们会“睡不着觉”!就是针对这样的“问题学生”,我们才实实在在地提出了“为了一切孩子的发展”的理念。
  而现在走进宁达大门,第一眼看到的标语就是“只针对少数学生的教育无疑是对大多数学生的犯罪”。
   
  一所会“化人”的学校:点亮心底那盏灯
   
    有人曾怀疑宁达的中考成绩有“猫腻”,张项理说,笑话,靠弄虚作假取得的“成绩”是走不远的。后来,武宁县的中考由县教育局指派外校教师监考,宁达照样“一枝独秀”。宁达为了追求真实的成绩,连学校组织的统考都是打破班级,一座一椅混编考。张项理说,我们这样做是有目的的,就是以考风带动学风,以学风改变作风,以作风促进教风的转变。
    刘小武老师所带的那届102个初二“留级和倒读生”,在次年中考时,竟然有 63人升入县一中,19人进入重点班,重点高中录取率达到了18.63%,超过全县平均值一倍多。这成绩一下子轰动了武宁,也让宁达有了善于改造“顽石”和“变‘废’为宝”的美誉。当年的招生出人意料地火暴了。
    “善其事”首先要“利其器”,在宁达,爱是一切的基础。
    教导主任杨小平对记者说:“你不知道,我们可是既当老师又当保姆呀。”为了守住那些半夜不睡觉的孩子,宁达的老师几乎个个搬进学生宿舍楼里“陪睡”,个别住校老师还让特别调皮的家伙住进家里。对于那些有不良生活习惯的学生,老师手把手一点点教他们。陈正芳老师说,有个女生邋遢得要命,连衣服都不会洗。她就先动手帮她洗,然后再盯着她洗,一次,两次,第三次她才学会。一个叫舒怀的学生在打篮球时摔断了胳膊。杨老师不仅自己为他补课,还发动学生每天去给他补课,整个暑假从没间断。原来不爱学习的舒怀因为感动而发生了变化,后来升入了重点高中。

    前文提到的“50元钱闯九江”的那几个学生,被老师找回来后,学校并没对他们进行简单批评,而是引导他们用心体会这几天的艰难经历。一个学生声泪俱下地对全校同学讲:“当我们饥肠辘辘时,想去餐馆打工,老板说你们连初中都没读完,我们是不使用文盲的。这件事告诉我,要想将来生活得好,从现在开始就要刻苦学习。”
    张项理说,要改变一个问题孩子,首先就要平等对待他们,走进他们的心灵,爱他们。
    当然仅仅有爱是不够的,关键是点燃他们的成长愿望。宁达很多教室里都有一张专门用来和家长联系的电话卡。当某个学生“出彩”的时候,老师、班干甚至任何同学都可以拨通该生家长的电话,随时向家长报告“喜讯”。
    刘小武老师说,“留级生”和“倒读生”也是资源。他先是帮助“留级生”找“亮点”, 对那些程度略好的孩子,鼓励他们做学科带头人,带动程度较差的学生进步;等一部分孩子迎头赶上时,他又利用赶上来的孩子促进曾经的“学科带头人”,这样就在全班形成了良好的学业竞争。
    有个叫胡飞雪的学生喜欢写日记,杨老师发现她的这点长处,就鼓励她把自以为最精彩的篇章在全班大声读出来。孩子们的好胜心被激发出来了,胡飞雪引领了全班的“写风”,孩子们踊跃把自己的作品“发表”在宿舍和班里的墙壁上。“写风”又带动了“读风”,“读风”带动了“演风”,孩子们每个学期都表演一场话剧,如《皇帝的新装》、《石壕吏》等,而胡飞雪后来考上了中国人民大学中文系。
    李玉琳老师每接一个班,首先要做的就是帮助“问题生”分析“问题”,“降低要求”,“约法三章”:能否一星期上课举一次手?能否一学期参加一次运动会?然后观察并激励学生的每一点进步,并把这样的进步郑重记录在学生的“成长档案”里,以此唤醒“问题生”的成就感。
    汪礼金老师班里有个学生叫陈健,该生既不善于学习,也不善于表达,遇事往往喜欢用拳头解决问题。汪老师帮助他制定的第一个目标就是:不与同学打架。然后汪老师又借助一次主题班会,让全班同学帮助其分析打架的原因,原来是因为平时与同学沟通不畅所致。陈健从此在座位上写下这样的警示条:1.不轻易生气;2.生气时走开;3.别人惹火了我,我也要克制;4.即便克制不住也不要动手。
    可陈健还是打了两次架。汪老师说,你一年才打了两次,这进步简直惊人。对待“问题学生”,宁达老师总是抱着这样的信条,即便再错也没关系,要正视学生取得的进步,宽容对待学生身上的“问题”;等他们一点点超越了“问题”,再一步步调整“要求”,引导学生走向远大的目标。如今的陈健,一年也难得再打一次架,因为全班同学都成了他的好朋友。
    而在周勇老师的班里,则是鼓励孩子们敢于负责,人人“授衔”,事事可为。他笑着对记者说,有一次实在没法再设置“干部”职位了,这时有个学生站起来说,老师,我负责清理教室天花板上的灰尘吧。在周勇的教室里,每一扇窗子、每一块玻璃都有专人负责,这样的“改革”让每一个学生都懂得了“责任”!
    陈正芳班里曾有过一个“刀枪不入”的学生,他的父亲高度近视,身体羸弱,正好在宁达食堂里做校工。某一天清晨,陈老师特意早早叫起了这个孩子,领着他透过食堂的玻璃“观摩”他父亲劳作的场景。这个孩子一下怔住了,那一刻他泪流满面,从此开始变得懂事了。
    黎小黄老师班里有个叫江涛的同学,曾经是著名的“打架王”。可在一次篮球赛时,为了班级荣誉,他手腕骨折都坚持不下“火线”。黎老师冲进球场抱着他,这个孩子满怀歉疚地对黎小黄说:对不起了,老师。黎老师再也抑制不住,抱着江涛落泪了……
   
营造一个育人的“场”:从“知”到“行”
   
    宁达每年的新生入学,先要过“入学关”,大到开展军训、班规、校规、舍规教育,小到教孩子怎样钉扣子、叠被子,甚至刷牙、洗脸、摆放衣服。当过兵的张项理说,千万别小看了叠被子,没有那样的“豆腐块”,就没有部队的钢铁军魂。
    在张项理看来,学生在学校里不仅要学习知识,还要形成优秀的品质、好的生活习惯,这些可以使他们终身受益。
    但遗憾的是,有些学生在宁达“浪子回头”,升入高中却又开始出现“反弹”,有些甚至被迫选择了中途辍学。很多老师对记者提及这个敏感话题。他们说,这样的悲剧让他们痛心不已。华绍聪老师说,假如真的对孩子负责,让孩子们健康地度过初中和高中,就要加强对学生的自我管理能力的培养,这样才能保证孩子“永不掉队”。
    为了不让一个孩子掉队,宁达在强化“规范教育”的基础上,围绕“自我管理”,鼓励孩子制定自己的“班规”和“舍规”。因为既然是营建一个温暖团结的“家”,那班规就是“家规”,每个学生都是“家庭成员”。订家规不是为了惩罚,而是为了激励,是教给孩子一个支撑一生的东西。教研处副主任陈家发认为,这是防患于未然,即便孩子们走出了宁达的校门,他还能记得有一种东西在“劝诫着他”。
    学校对“班规”和“舍规”有统一要求,即不说空话、假话、套话和大话,从细节和常识入手,立足“行动”和生活细则。这里的每一间宿舍都有舍名。如“梦雅居”的《寝室规章制度》规定:1.熄灯铃声响过后,不允许吃零食;2.熄灯铃声响过后,不允许聊天说话;3.晚上不允许打电筒在被窝里看书;4.洗漱期间,聊天要小声,不允许大声喧哗。5.垃圾桶必须套上垃圾袋;6.不能早起吵醒别人……
    《班级管理制度》规定:1.上课不准做小动作,不准讲闲话;2.不准在别人思考时打扰别人,扰乱别人的思维;3.课上不准转笔、转书;不准传纸条、打手势;4.积极发言,认真参与,如不积极参加小组活动而遭受组长惩罚,不得有怨言;5.要按时完成作业,课间不得私自离开座位……
    宁达的教室和宿舍都有专属的“自留地”,学生在墙上写写画画,既可以针对自己的“小习惯”做自我警示,也可以抒发“豪情”。这就涉及另一种功能——把“目标”说出来,便于接受全班同学的监督。胡倩在“自留地”这样“剖析”自己:1.上课爱说话;2.不愿复习功课,片面以为努力复习而考试没考,就“吃亏”了;3.说话不算数。她用座右铭激励自己:“一旦选择了梦想,就要“永不放弃!”
    刘邱林喜欢开玩笑,又总是“健忘”,于是他在“警示录”里提醒自己:1.不要古里古怪;2.不要老开玩笑;3.不要老忘事情;4.一定记得不丢亲人的脸。他给自己定了下次考试的目标:数学95分、历史80分、英语95分、政治90分、语文80分……
    宁达的餐桌文化直击偏食和挑食的不良饮食习惯。就餐时学生以小组为单位,小组长轮流把饭菜分发到餐盒里,800个孩子就餐,餐厅鸦雀无声。
    宁达每月都开展一次“德育主题活动”。比如“吃苦、争气、明耻”主题月,除了突出“主题”外,还追求活动的最大“价值化”。他们发动学生签名争做“吃苦、争气、明耻”标兵,还让学生走出校门,利用武宁山地较多的特点,设计“长征路”,并在每一处“历史拐点”,设置相关的知识竞赛,唯有到达终点的学生才有资格入选“优秀长征手”。
    他们还搞“模拟审判法庭”,在学生中开展普法教育;开展“弘扬道德新风尚,争做合格小公民”教育。
    宁达教学楼的每一层走廊都设置“个性展示园”、“课间加油站”,宿舍楼外有50面“文化墙”,校园竖立了“行知牌”,20多处“谈心圆桌”遍布校内林荫道,等等。
   
把竞争引入班级,做最好的自己
   
    杨小平老师的经验是“一对一竞争”。
    宁达每个学生一进校,经过一个月的摸底后,就确定了各自的“竞争对手”,然后以小组为单位,确立“小组竞争对手”。杨小平说,竞争不是片面定位于一个“争”,更主要是落脚在“共同发展”。比如让写字差的学生把字写在竞争对手的本子上,以此“逼迫”自己练好字,让作文好的学生把作文写在竞争对手本子上,以此“刺激”对手发奋追赶。
    不仅如此,还有“两个班委”运营机制的实验。李玉琳是宁达最早尝试这个机制的老师。
    她通常会在学生入校一个月后,将他们分成“对抗力”相对均衡的AB两班。每个班的掌门人都叫“班主任”,每个班主任独立领导一个班委,每个班委再细分成若干个小组,两个班主任和各自的一套班委都统一归大班长和大班委领导。
    李玉琳把管理权下放之后,基本上成了甩手掌柜。她说,这样做是让竞争渗透到日常表现中,让机制体现在每一张桌面和每一次发言里。
    为了“出彩”,AB班竞相亮出各自“绝活”。A班搞的是“生活能手评选”,B班便瞄准“生活博士”下手,他们比谁的作业卷面最漂亮,也比谁的桌面更整洁;他们比“月评好班”,也评“学科大王”;他们比每月“班级之最”,也比“每周之星”。
    学习星、守纪星、进步星、卫生星……感恩演讲比赛、文明寝室竞赛、英雄班级命名、“雷锋班”评比竞赛……各种竞赛和活动如雨后春笋,在宁达展新吐翠。
    为了强化对班级干部的监督,他们开展对干部的“小组评议”,对表现不达标的“领导”,叫大班长“处理”,除极其特殊情况外,一般不需要李玉琳出面。
    周勇老师搞的是AB角班长“周轮流执政制”,AB两角分别由一男一女轮流担任,他们都从竞聘中产生。
    每个学期,竞聘人都要一个个站在全班面前发表演讲,然后在教室外等待全班“公投”表决。那些幸运当选的,先有一个月的“试用期”,满意支持度达到80%才有资格担任A或B班的班长。每个班长轮流值周,每个周末要面对全体同学“述职”。
    为了突出管理特色,调动班委们的积极性,有的班长进行“权力下放”,尝试“行政片区责任管理”,把教室划分为几个“行政区域”,设立“行政长”,把管理区域具体化。有的班长则设立“金点子”奖,广泛征集“民间智慧”,听取民众意见和建议。
    每天下午放学后,宁达很多班级都要举办一场例行的“夕会”,夕会由班长主持,除了总结本班的整体工作得失,还要进行小组集体“当日反思”,最后是帮助个别问题同学找亮点的“长进会”。
    当然“兵带兵”、“兵管兵”也难免有出格的时候,李玉琳就曾发现这样的现象。某些班干部对“问题学生”缺乏足够的耐性,揪住他们反复出现的问题予以惩罚,比如对在班上吵闹而破坏纪律的同学,扭住了下跪。对此,李玉琳特别召集全班学生展开讨论。有些学生痛斥那些影响班级形象的行为,阐述“矫枉”必须“过正”,“乱世”需用“重典”的道理。但李玉琳引导说,假如惩戒以伤害同学的尊严为代价,那这样的惩戒就是暴政;班级应该是“家”,而家庭就需要真正的温暖,携手进步、共同发展应该是大家的目标。为此,班里又修订了“宪法”,对“问题学生”的转化做了具体的分工,谁负责叫醒喜欢睡懒觉的同学,谁负责对不按时完成作业的同学进行“督导”……变惩戒为服务,比谁对同学提供的服务质量高,而且记录在班级墙壁上的“功臣榜”和“荣誉墙”里。而“班级教训栏”则是结合学校常规检查扣分的情况,引导大家为了集体的荣誉,督促改进,共同提高。
    宁达的“课代表”同样要在竞争中产生。担任课代表除了要做好任课老师的“助理”外,还要负责全班同学的作业审查,当然最大的责任来自对学力较低同学的“帮扶”。
    竞争唤醒了学生的责任,激发了上进心和荣誉感;竞争促进了全体学生的提升,让大多数学生开始追求自身的改变和自我完善;竞争为宁达的学校管理开辟了一片新天地。
   
尊重是做人的前提,评价权“回归”学生
   
    宁达一直坚持这样的教育观:要唤醒一颗沉睡的心灵,首先要让学生学会尊重,一个不懂得尊重别人的人,未必懂得自尊。宁达认为,如果大而化之地要求学生在各种情况下都表现好,管好自己,而不让他们明白具体该怎么做,那是不现实的。
    汪礼金老师首先想到的是让学生懂得“孝道”。
    他发动孩子们制定了一个《班级孝道制度》,并把学生周末返家的那天定为“孝道日”。他教给了孩子具体“行孝”的方法:进门先问候,出门说再见,外出打招呼,按时回家;帮家人拿拖鞋、倒茶、捶背揉肩,自己床自己铺,自己衣服自己洗,做力所能及的家务;大人问话积极响应,主动汇报学习和生活情况,主动与家庭成员交流……
    他们还布置“爸爸妈妈谢谢您”、“我想对您说”两个“感恩作业”,并通过“家校反馈本”加强与家长的沟通,要求家长将学生在“孝道日”的表现情况写在本子上由学生带回学校。 
    通过孝道教育,孩子们开始体会到父母的爱。王峰对记者说,以前总对父母不理解,甚至恨他们为什么要抛下自己出去打工。现在才明白了他们是多么不易,他们在人生地不熟的外乡,却从来不说吃了多少苦,睡过多少次地下室,遭受过多少次白眼……说着说着,王峰流泪了。
    记者在学校遇见了谌昌耀的奶奶。老人说,以前在小学,我租房子陪他读书都管不住他。现在孩子可心疼奶奶了,每次来学校看他,都打了饭先让我吃,像变了个人似的。
    除了要学生尊重父母的愿望,尊重父母的劳动外,还要尊重父母的人格。宁达每学期都评选“孝顺少年”,让学生记住父母的生日,除了打电话祝贺,还要亲手给父母自制一件小礼物。
    同时,学校还开展“学会尊师”活动,通过主题班会,让学生了解什么是尊师行为:见面主动大声问好,老师走进教室主动起立问好,上课遵守纪律,书写字迹清晰,下课时主动为老师开门,让老师先出去,关心教师的健康。
    宁达对学生的自尊教育建立在充分对学生表达信任的“21条自评系统”上:
    1.鼓励学生大胆自查自身的不足,并制定改进计划,贴在桌面上;
    2.为自己写“成长档案”,记录自己的点滴成长;
    ……
    把评价权交给学生,宁达推行“学生评价班干”,班干信任度低于80%的,要积极改进,改进不好的要“引咎辞职”;推行“学生评价教师”,教师满意度低于80%的必须反思自己,取消当年的“评先”资格。
    宁达这些年的校园活动管理,全部交由学生组织和评价,学校的重大活动都由学生策划、组织和实施,学生们围绕“养成”和“作风”,成立了“校风督查队”,就寝、就餐、两操、卫生等日常工作全部由学生自己管理。
    宁达的教师只是宁达教育的“设计师”,乐明福执行校长如是说。   
   
    课堂紧扣一个“还”字,高效课堂是关键
   
    “成败在课堂”,这是张项理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。
    早在办学之初,宁达就提出来“把学习的权利还给学生”的课堂理念,但怎样“还”是一直困扰他们的难题。
    张项理一边鼓励老师们积极探索,一边遍访名校取经。听说山东有个杜郎口,他立马开车带人就去了;听说江苏灌南县有所学校学杜郎口成绩卓然,他又从杜郎口直奔灌南;到了灌南又听说南京有所东庐中学,课改很有特色,他又直奔南京……一趟下来,他跑了4000多公里。
    张项理说,要提高办学质量,就必须在“高效课堂”上做足文章,唯有“课堂”优质,才能真正把学生从应试教育的模式里“解救”出来,才能“把时间还给学生”,才能体现出宁达的办学宗旨。为了借鉴杜郎口的教学模式,他给全校教师人手一本《杜郎口旋风》,并亲自邀请杜郎口的老师去学校上指导课。

    围绕着那个“还”字,结合着自己学校的实践探索,宁达的“高效课堂模式”终于有了雏形。
    宁达的45分钟课堂划分为三个模块:预习、展示、测评。
    宁达的课堂三模块大致按照时间划分为:15(分钟)+25(分钟)+5(分钟)。
    以小组学习为基本合作单位,每间教室分为九个小组。每个小组依据好、较好、一般三个层次组合,每组6到8人,设立小组长和副组长两名。组长是学习的带头人,也是“教师助理”,负责指导并解决本组其他同学的学习问题。
    宁达的预习课围绕的学校目标叫“课堂指南”,课堂指南主要有五部分构成:一是学习目标;二是重点、难点;三是学习过程;四是当堂测评;五是拓展提升。
    教师上课前,把“课堂指南”发放给每个学生,然后让组长带领组员“预习”。预习的过程先以自学为主,遇到障碍时,组员之间开展合作探究。在这个过程中,教师退居幕后,只是学生学习的指导者和协助者,起到的是点拨、启发、引导作用,而不是知识的唯一传授者。教师参与学生知识的形成、归纳和总结,而不是把“标准答案”告诉学生。
    宁达的课堂关注学生的学习过程和学习状态,注重把知识转化为能力。他们的展示课就是“还”这个教学理念的充分体现。教师鼓励学生把“得到”的东西大声“说”出来,或者在黑板上“写”出来。而对于那些学习有困难的学生,宁达还注重“分层”,设置不同的“教学要求”,从而让每一个孩子都能体验到课堂学习的快乐。
    宁达的展示环节,不仅是把时间还给学生,也是把个性和尊严还给学生,把质疑的权利和知识的迁移能力还给学生。
    宁达的课堂不是简单的一个“还”字,他们通过课堂开放这样的形式,注重落实课堂效果,这个过程叫当堂测评。在宁达的课堂上,测评虽然只有短短的5分钟,但通过组员对组员“一对一”的形式完全可以实现。
    对于测评中发现的遗留问题,假如课上有时间,教师一般会让知识掌握较好的学生帮助解决,如果时间紧张,则把“问题”留给小组长,课后让小组长帮助解决,他们把这个步骤叫做“捻针尖”。这个过程对于那些帮助别人的学生是一次很好的“复习”,而对于存疑的学生就是能力的升华。
    在宁达的课堂上,竞相展示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。孩子们说,在这样的课堂上,45分钟不知不觉就过去了,再也没有了枯燥和沉闷。
   
    “教”服务于“学”:教师成长的高速公路
   
    什么是高素质的教师,宁达这样定义:第一,有先进的教育理念;第二,有显见的教学能力;第三,对全体同学负责任;第四,敢于创新,并激励每个学生成才。
    宁达致力于创建教师成长的精神家园,努力为教师构建一个展示才华、满足其成长愿望的平台。他们尊重教师的教育智慧,却又引导教师不满足于靠“经验”教书。他们数年来一直坚持“送教师进名校”,先后将教师分批送往洋思等学校学习取经。通过这样面对面的“短兵相接”,既帮助教师找到了差距,也帮助教师树立了信心。仅在一年之内,他们就分三批派出90%的教师到距离武宁1500公里以外的杜郎口中学学习,有些老师曾经“潜入”杜郎口达半个月之久。宁达还想方设法为教师创设参与评选、竞赛、展示活动,用“成长”点燃教师的生命激情。
    李扬忠老师今年60岁了,却依然像青年教师一样工作。他来宁达之前,是一所乡镇中学的副校长,可他禁不住宁达的“诱惑”,毅然来到这所学校。用他自己的话说,宁达让他“焕发了第二春”。李扬忠喜欢美术,除担任每周10节课的美术教学外,他还负责学校“绘画兴趣小组”的活动,并承担全校的总务、后勤、宣传工作,是全校带“长”最多的老师。虽说一天到晚忙得脚不沾地,很累,但李老师“浑身每个细胞都是快乐的”,因为他的最大梦想就是发现并培养一批“好苗子”。 
    同样禁不住宁达诱惑的还有执行校长乐明福,这个当过中学校长、县教育局教研室主任和教育督导室主任,喜欢思考,善于创新,自称平生就喜欢“教育”的老教育人,毛遂自荐来宁达奉献余热,和一班青年教师摽在一起,精力充沛得像年轻了十几岁。
    在宁达“大家庭”里,教师是教育行为的实施者,也是学生学习的推动者,是决定教育质量的关键。因而宁达注重教师教学观念的转变和形成。在宁达的教育字典里,课堂唯一的主人是学生。校园唯一的主角同样是学生。教是为了不教,教是为学生的学服务的,教学就是“教”学生“学”。
    宁达奉行以学生的“学”来评价教师的“教”。
    所谓好教师,必须是能让学生学进去并且学会的教师;所谓好课堂,也必须是让学生学进去并且学会的课堂。教师的课堂教学必须符合“学生的需要”。
    为了让这样的“标准体系”深入到教师的观念和行为中,宁达把“自我评价权”还给教师,要求教师“自我评估”,帮助教师树立终生学习的意识,保持开放的心态,把学校视为自己学习的场所。
    宁达打造“教师成长高速公路”,致力创建一支符合学生需要的高素质教师队伍。他们首先在教师中开展课堂教学的“自我培训”。学校每天组织备课——上课——说课——评课等环节的“课堂技术”专题交流会,形成了浓厚的教科研氛围,使每一个教师随时能获得切磋琢磨、相互借鉴和自我提升的机会和能力。第二,在课堂教学中“自我培训”,宁达教师珍惜每堂课的提升,他们习惯于引导教师在课中“尝新”,在课后“反思”。第三,在“教师课堂”中自我培训,宁达开办了“教师课堂”,成为教师课堂问题的“诊断所”和教师成长的“加油站”。
    宁达把“课堂问题”当作教师的“研究课题”,他们鼓励教师在“行动中研究”,并寻找最佳答案。
   
    宁达的“新课程”:但求人人成才
   
    去年那场罕见的大雪,让从小生活在南方的孩子长了见识。皮雯静老师想,何不把孩子们拉到操场里上一场特殊的“语文课”?这场“雪花课”让皮老师和她的学生们终生难忘。她说,当孩子们伸出手,端详掌心里一片片雪花时,那就是诗。当雪花悄悄融化在掌纹里时,孩子们血管里涌着的一定也是诗意。
    几年来,宁达尝试利用现有教师资源,建构自己的“新课程体系”。他们打破课堂界限,把素质教育旗帜鲜明地“写”进自己的教学里,从而创建了“四位一体”的具有宁达特色的课程体系:一方面致力于课堂教学模式的创新和形成,另一方面,把活动课、学科拓展课、社会实践课都列入教学工作的范畴,使之成为“基础型课程”的有益补充和延伸。
    宁达的活动课程包括:共同活动课程、兴趣活动课程、研究性课程;学科拓展课程包括:学科拔尖培优辅导、学科竞赛、学科活动;社会实践课程包括:春游、秋游、参观、访问、听报告、社会调查、公益活动等。
    仅“兴趣小组”,就多达20几个,一般成员20多人,多者50多人,每个小组都有固定的活动时间。
    以李扬忠老师负责的美术组为例,每周星期三、四两天,李老师准时开班授课,先讲基础知识,然后开始指导学生临摹写生。记者采访时,正赶上宁达举办春季学生习作画展,其中一个叫晶晶的学生有两幅作品参展。李扬忠告诉记者,就是因为有了兴趣小组,这个文化课成绩一般却有着极高绘画天赋的孩子才得以施展才华。李扬忠自信地说,这个孩子未来一定会在美术领域有所成就。
    记者在宁达采访时,《远帆》文学社的小记者们向乐明福执行校长提出个要求,说是一定要采访记者,记者就在宁达校内湖滨畔的樟树下欣然接受了采访。孩子们认真地向记者提问:您对我们学校的印象如何?记者回答说,很好。孩子们灿烂的脸顿时绽放成美丽的花朵。
    不以一把尺子量学生,创造适合每一位学生发展的教育。宁达的新课程体系,放大了每一位学生的“亮点”,也满足了差异学生的“成就感”,帮助他们寻找回来曾经丢失的幸福感。“宁达无差生”,宁达因而具有了迷人的魅力。
    或许,宁达暂时还不是一所各方面条件都很完备的学校,但宁达立足现实,指向未来,围绕素质教育,卓然凸显出来的鲜明的“成长性”,正是她的特色和魅力所在。
    从这个意义上说,只有7岁的宁达,是一种值得关注的“现象”。
    “宁达现象”的出现,对于我们一线教育今后的发展,从素质教育的“行动求证”和教育终极目标加以审视研究,与其说宁达蕴含着巨大的启发性,毋宁说有着较大的借鉴价值。

[打印此文][关闭窗口]
 
热 点 文 章
版权与免责声明
①凡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,版权均属本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 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“稿件来源:九江教研网”,违者本网将依法 追究责任。
 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的文/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,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教育和科研之目的,
  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 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联系。
版权所有(2005-2009)九江教研网 主管/主办:九江市教学研究室
地址:九江市瘐亮南路219号 电话:8584070 传真:8584070
备案号:赣ICP备06002123 技术支持:思源软件更多信息...